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155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
154牧師、監督及長老(二)
153牧師、監督及長老(一)
152教會按立長老的數目
151長老之職責
150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二)長老作群羊的榜樣
149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一)
148合神心意的長執(四)長執對傳道人
147合神心意的長執(三)長執的榜樣
146合神心意的長執(二)長執的配搭
145合神心意的長執(一)長執的資格
144豈可奪取神的物
143新歲勉言
142歲末的省思
141制度與品德
140天國為何不太平
139和平獎與和平樹
138感恩的生活藝術
137英雄與巨怪
136在祂裏面生根建造
136本土神學的創始
135宗教改革的果子
134南丘北犢
133奉獻與委身
132被騙者未必無罪
131神的以利沙在哪裏呢?
130以利亞的心志
129不能不說與趁水打劫
128真誠與內幕
127破產與免債
126愛心援手
125和為貴
124只不過一會員
123歷史的戰爭
122急速發財之鑑
121其誰崩逝
120書同文的英見真知
119盧武鉉的失足
118表現耶穌
117聖經與文字事工
116上泉與下泉
115才跟財跟材的差別
114愛心的另一面
113虐奴不如為奴
112同情與慎言
111新法煉鋼
110赫柏特的十四行詩
109有債無權
108祂不能救自己
107竊鉤與竊國
106在神面前說話
105心與信息
104富足與無求
103儉以養廉
102點燃復興之火
101新始的反思
100盼望在哪裏?
99祝文宣邁向三百
98心裏的人
97信心的腳步
96改變的開始
95生命與使命
94才幹與肯幹
93思想敬虔的奧祕
92簡未必明
91韋伯斯特與語文改革
90彌爾頓四百年誕辰
89是否不可判斷
88有感於神舟
87商品與人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107

竊鉤與竊國

于中旻


  2009年二月二十六日,對巴黎劫斯得(Christie)拍賣公司來說,生意照常;不過,出乎意想之外的事還是發生了。因為他們拍賣了兩件不同尋常的物品:兩隻用銅鑄製的噴泉動物頭像,一是老鼠,一是兔子。實在考查,那中國十二生肖中的兩隻,原是清頤和園中的裝設,在百多年前,外國軍隊侵華的時候劫掠以去;事實俱在,不容爭議。現在,不法所得的贓物,竟然公開拍賣!中國政府知道了,向巴黎法院請求阻止,法院不准;竟然以漫天高價成交,每隻約二千萬美元。

  賣主得了高價,買主得了無價的收藏品,本應該皆大歡喜才是。事實發展,並非如此。

  後來,標買得那兩件銅器的隱名人士露面了,他是廈門華商蔡明超,是一位收藏家;不過,他拒不付錢!理由很簡單,因為那是來歷不明的贓物,不論經過多少道手,贓物還是贓物;買賣贓物是違法的,國際刑警有責任採取行動,查明其來源。

  法院准許偷劫所得的贓物,作為合法交易的標的,真匪夷所思!

  四千萬美元,誠然是不小的數字。但比起道德和法律的尊嚴,真理的尊嚴,國格的尊嚴,可就差得多了。文明的國家,誰也不肯為了區區四千萬美元,就把國家品格賣掉。

  莊子“胠篋”篇:“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在今天的世界,竊甚麼鉤,也不會遭受身首異處的刑罰;而竊國的人,為公為侯不說,有的還能夠竊據高位,稱為國家“元首”,這樣公平嗎?

  劫掠銅鼠首,銅兔首,固然同屬盜竊行為,然而世界上還有更悖理枉法的事。

  司法的形象,是公義的復仇女神,眼睛看不見,手持公義的天平。意思是說,不認對象,只執公義。

  實際上法院的一貫紀錄,是稱在天平裏,顯出虧欠。法國如此,美國何嘗不如此?美國喜歡作世界的領袖,不法的事上,自也不落人後。

  美國法院有過更加濫污的紀錄:在二十一世紀將始,最高法院,竟准許弗羅里達州的總統含混選舉票,不予明確計算,而判歸一方,導致不實先生(George Walker Bush)以幾十票之差,竊位美國總統!可憐注重原則和品德的競選對手高爾(Al Gore),為顧惜政治道德,告訴無門!

  新國會眾院議長,稱不實“總統”是“貪腐,無能的謊言者”。此種人登上領袖寶座,自然是真理顛倒,八年弊政,把國債推到高逾十萬億的天文數字,把美國的名聲糟蹋得陷於污泥,成為到處遭人唾棄厭恨。果然是小人得志大不幸,不實編排謊言,捏造證據,無緣無故,派大軍侵略伊拉克,造成伊拉克近百萬人民喪生,二百萬人流離國外;而自己呢?正如聖經所說:“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滾石頭的,石頭必反滾在他身上。”(箴二六:27)累侵略者美國,民窮財盡,死傷累累,大批戰地軍人自殺,國內社會風氣敗壞頹廢;間接對人類文化的禍害,就難以計算了。

  有位國會議員,目睹公義顛倒的怪現狀,巨大企業的主管,經營失敗了,向政府要錢,其實是納稅人付“巨怪”浪費貪腐的帳單,他們還大收紅利;該議員憤然建議:進口日本的道德標準:此類主管,如果在日本,只有兩條路,一是辭職,一是自殺。

  當然,浪子總統不實,歉難同意。他也是大享其“紅利”,各種禮遇優遇之外,還要耗資建造圖書館,如此浪費,有失公理,一至於此!

  說到在兵燹混亂之中,伊拉克的文物,遭受到頤和園同樣的命運。人類最古老的博物館之一,其中價值無算的珍貴庋藏,遭受劫掠,流失,下落不明。這不僅是對一個國家的蹂躪,更是人類文化的千古罪人。究根問柢,是惡人竊國的禍患;“竊鉤”自然反復發生,也就不能管得了。“竊國”的惡行,只有當發生在弱小國家的時候,才會有人問罪。

  有人說:“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現在仍然如此。但說起敗壞的本事,天下烏鴉一般黑,誠然不差。

  當然,政治只講實用,不論真理;要論真理,應該到教會去。不久之前,有一位名人這樣說過:這是對教會的讚譽或期望,希望實在如此,不至於讓人失望。可是,教會牆外發生的事件,就不一樣了。

  且說在侷處海嵎台灣,挂着中華民國的旗號(且不說是否國旗),有陳水扁其人,用些不高而明(市井聰明)的手法,當選了其“總統”:現在的稱謂改為“地區最高領導人”,實在太長了些,不切實用。無論如何,此公在旗下面宣誓就任,然後努力毀滅此國,要創立“台獨”。想獨,是思想問題,我們管不了,雖然多數人不敢苟同;但在其位而不謀其政,坐上了寶座,而求撤消其寶座的根基,是今古奇觀!

  沒有原則,沒有理想,小人得志,誠然是大不幸!

  阿扁以一介貧民,竊位之後,如果無所作為,倒是百姓之幸。可惜,他用盡其歪聰明的手法,把小國寡民的那點錢,從“國庫”運入私庫,以至其豪華官邸,也鈔票遍地,無處可容,轉而搜括珠寶鑽石,不遺餘力!其夫人貪寶之多,即使有九頭六臂,也穿用不完!陳水扁如何說?當然,他不認帳,聲稱是“建國基金”,任怎麼說,真信的人,必須要聾而且瞶,視聽殘障才行。

  奇怪,如此人物,他的死黨仍然支持他,倒也罷了;教會,眾多的教會,教牧,竟然都成為“啞巴狗”,不發一言,有的還隨從支持他,

  阿扁不應該貶,倒值得褒的,是他的“窮得只剩了錢”。不知是他的自諷,自誇,或自白,都是可圈可點的佳句,雖然未必是真話。

  實在說,如果是說勢窮,有些近於事實;“窮”是身處穴中,阿扁自然不會承認罪在朕躬,但繫身在鐵窗之內,就是每天有短時間放封外出,也難得聽到喊“萬歲”的聲音,何其寂寞!

  然而就某種程度來說,他也可以誇說成功。窮得只剩下錢,剩得還真不少,恐怕比國庫剩下的還多些;人被拘禁,其竊國有方,其鬻爵有道,錢可不知有多少,仍然可以役使門下走,為他奔跑,為他出版書,卻也沒有昔日巍巍然居總督府的舒服,不在話下。

  孔子不願在原則上妥協,在陳絕糧,有的門徒因沒飯吃而病到無法起來。子路偏不同情,向老師發脾氣說:“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論語“衛靈公”)

  這裏所說的,是不同的窮。甚麼是真的“窮”呢?勢窮不足悲,財窮不可歎,人格破產才是真正的窮。阿扁在人格上窮,更顯明是竊國又竊鉤的下三濫小人,才是真正的可憐啊!

  願主的門徒,明辨是非,寧可如主耶穌,窮到“狐狸要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路九:58)也不可犧牲真理標準:既不可竊鉤,尤不可竊國!

2009年4月5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