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67

基要派的前景

于中旻博士


  在十九世紀末,到上個世紀初,當基督教為了信仰爭辯的時候,產生了自由派(Liberalism)與基要派(Fundamentalism)的分別,似是不歸於楊,即歸於墨。

  從開始,基要派似乎陷於不利的地位,是由於信仰和行動的問題,更可能是由於名稱的不同。“基要派”,起初是別人所加的名,意義即表示簡略,粗淺,保守;更不幸所謂“基要派”的人,像立心證明對方的譏諷是事實:因自由派注重知識,故意採取相反路線,反對知識,其實,是完全不必要,也不相關的。而“自由派”則關注社會問題,顯得進步而易於相與,不像基要派的嚴峻,拒人於千里之外。爭論繼續下去,贏了爭論,但未必能贏得人心。

  “自由派”的意義,是說這些人對聖經的態度:對信仰的“自由”取捨,或說放縱,哪些信,哪些不信,全決於信或聽的人自己。這是說,他們憑自己的理智判斷,以代替單純的信心,不承認傳統的信仰。早期的中國基督徒領袖們,給他們“不信派”的名字,雖然簡單,但給人敵我相對,壁壘分明的印象。

  對“自由派”一詞隨意延伸使用,可以聯想到慷慨,大方,活潑,以至人權等正面形像,讓他們佔盡便宜。相對的,“基要派”則是狹隘,膚淺,固執,多疑,好戰。所以,處於不利形勢;加以基要派傾向保守,故步自封,而自由派不談罪的問題,動人的口號,和社會活動,容易得人同情,遂一時成為主流,原因不難推知。

  不過,兩次世界大戰,使世人從樂觀的迷醉中覺醒,知道人性的敗壞深度,絕非活動可解決問題,轉而趨向基督救恩。

  到了二十世紀中期,福音派興起,急速的發展,使許多人歸於基督教的旗纛下,那古老的十字架福音,不再是羞恥與落伍的標識。神福音的大能,攻破堅固的營壘,一度為自由派佔據的學術營壘,也宣告光復。

  二十世紀的七十年代,基要派驀地覺醒,由不問社會問題,變為熱中政治,造成基要派基督教,與政治保守派的婚盟,結果是保守派的政治勝利。基要派得以乘風逐浪而起,聲勢大振。不過,保守派的政客,並不一定是教會的好子弟,他們只是利用基督教為他們造勢,懂得用權術的政客們,欣賞基要派是他們的好驢子,願意牽着逢迎政治的宗教人鼻子走,而不是樂於受甚麼牧者的領導。

  在這期間,“新時代”(New Age)運動崛起。大致說來,這個沒有中心信仰的運動,以為真理是多面的,道德是相對的,沒有罪的觀念,容忍一切信仰,而唯一最不能容忍的,是不能容忍別人的人。且看在聖經中,教會的主稱許“不能容忍惡人”為基督徒的品德(啟二:2,6),那些人全不着意,竟然因其不能容忍,成為被定罪的事。

  基要派依附保守派政客,以為得意,代價至少是在真理立場上妥協,甚至是出賣真理。

  反對的人,不怕給基要派造成醜惡的形像,而且以為越醜惡,他們越滿足;把“基要派”當作最壞的惡名,甚至把不相干的回教極端分子,也稱作基要派,轉移其定義,同於保守派,頑固的激烈派,儘量與所有想像得到的惡行,聯在一起。所以,並不希奇,無知的群眾不察,沒有理由的對基要派產生惡感,以為是一切惡事的起源。當然,自由派對他們這最滿意的傑作,賞心稱意。

  在過去,法維勒(Jerry Falwell)曾自命代表基要派的聲音,不僅涉政,還氣燄頗盛,令人側目;反對他的人,或妒或恨,稱他為“阿伊託拉”,比擬當時伊朗的極端回教領袖。他自己也不避爭議,有時還以爭議為得意。只是當列根總統的夫人楠西,跋扈恣肆,並且以占星決定總統日程,挾制行政,影響國事;身同“護國大法師”的道德先生,卻長期不發一言以諫阻糾正,連譴責那女巫的話,也不曾透過半句!如此太監先知的行徑,使基督徒失望,缺乏神僕人的表現。

  現在的道博生(James Dobson),領袖全美國最大的基督教機構愛家協會(Focus on Family),維護美國飽受摧害的家庭基地,是許多基督徒所仰望,所敬愛的人物,白宮不敢對他輕易忽視。但布殊竊位總統,更愚而自用,無端生是非,侵略伊拉克;道博生事之前未加阻止,事之後噤口不言,仿佛是未看過電視報紙,或對白宮的交通失靈,任禍國殃民的領袖,欺騙國人,造成雙方百萬人喪生的大悲劇,國家資源的喪失,更不在話下。也許,他不想冒被指“不愛國”的大不韙;但看聖經中的先知耶利米,連“賣國通敵”的惡名都不怕,面同堅石,風骨何啻霄壤!

  軟性先知,對基要派基督徒的形像,並沒有甚麼幫助,或者該說造成損害。

  現在,且看呼喊了多時的兩大柱石事工:禁止打胎,保障家庭組織。道理很簡單,如果父母實行打胎,所有的人都可能不會生活在地上;如果同性也可以稱為“家庭”,誰也不可能生下來。這麼明顯的道理,不明白的人,該回家去向父母問個清楚。

  既然教會知其當行必行,基督徒在美國佔絕對多數,為甚麼只聽樓梯響,響,響,卻未見落實?此無他,因為基要派的領袖不夠認真,包括天主教在內,雖然比較積極,也還是不夠。不過,天主教領袖,警告過從政的信徒,如果國會議員投票贊成打胎,則是幫助殺人,禁止領聖餐。雖然虛聲恫嚇,未見實行,比基督教說都未說,聊勝一籌。回想當年,天主教的德蘭修女,身不滿五呎的眇小乾瘦婦人,在總統早餐會上,坐在克林頓總統身邊,毫不畏怯的侃侃而談,指斥墮胎的錯誤,主張生命的可貴,為沒有聲音的胎兒說話。

  有的基督徒,愛護自己的形像,過於愛護真理,常是對外面橫加於基要派的指責,閉口不言,甚或有意無意的幫腔,甚或基於私怨,嫉妒等不表明的原因,對弟兄落井下石,這是最可惜可悲的事。

  主要的毛病,固然出在一般群眾,對道德的漠視,基要派本身,也不是沒有可議及該省察的地方。黑白分明,“文化鬥士”,雖然喚醒人民的警覺,但沒有正確的對付新挑戰,即道德相對論。對一個不信的社會,如何能夠強調聖經的權威?

  因此,基要派的前途,在於遵行基督耶穌的大使命,傳福音給萬民萬邦,並進一步造就,將主的真理,教訓他們遵守。其主導人物,更應該靠神的恩典,以真道束腰,發展脊骨,為主站立得穩,對現世的爭議問題,如:濟助貧苦,環境保護及溫室效應等,不必拱手讓自由派領頭,更不要閉着眼睛作當政者的尾巴。

  單有純正的信仰還不夠,還要加上實際的行動。祝教會發揚,神國進展,預備基督耶穌榮耀再臨。阿們。

2008年6月15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