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74

另一能源危機

于中旻博士


  自從人類發現了石油,並且應用石油,作為各種推動機器的能力來源以後,近來更進一步,又成為許多工業產品的原料。

  本來中東產油地區,受歐洲工業國家的統治,也就是應用石油的國家,決定石油從產銷市場;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阿拉伯國家獨立了,各部落的小酋長們開始稱帝稱王,佔有了資源;繼之,石油出產國聯合組織OPEC,於1960年九月十四日組成了,情形開始有轉變。

  應用石油第一次出現大規模危機,是在1973年十月六日,敘利亞和埃及與以色列打了起來。在此之前,沙地阿拉伯和埃及協議,開戰時,將以石油為武器,懲膺對以色列友好的國家。到時這個策略果然運作了起來,阿拉伯國家實施石油禁運,國際油價上漲四倍,由每桶3美元,躍升至12美元;美國的GDP也降了4.7%,日本則下降7%。

  不過,美國有個能幹的國務卿計辛格,有計可施,和尼克森總統,於1974年二月,宣佈了石油自給計畫。美國有戰備貯油,不僅是為軍事需要,而是預備臨有軍事行動,石油供應受阻擾的時候,可以供最低限度的需求,以待恢復正常。並且讓產石油的國家知道,石油並不能吃,不能喝,如果產油國需要食物,就不該殺雞取蛋。消滅以色列既沒有成功,控油而不產,總非長久之計,他們也不得不就範,接受政治現狀了。

  1979年的伊朗與伊拉克戰爭,美國投注在伊拉克一邊,當時的副總統布殊,與伊拉克獨裁者胡申作朋友,稱兄道弟。戰爭使石油價格由14美元,漲至35美元之多。世界主要工業國,都發生經濟衰退。

  1990年,石油價格在30美元以下,且曾一度下跌。十年後,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石油價格,並沒有顯著上漲,2003年約25美元;2004年為40美元。我們應該都還記得,伊拉克戰爭更趨惡化,2006年的油價也還不過60美元。有的人還嚷着嫌高。但好日子似將一去不返。僅二年之後,2008年七月三日,油價創每桶146美元新高峰。剛好在美國獨立紀念人全夕,像是提醒美國人知道,敗壞的執政者,失去油供獨立的結果。

  布殊挑起侵略伊拉克戰爭,有名的“以血換油”政策,造成廣泛的流血,卻未換得油,阻擾了石油生產,產生嚴重減產;加以工業國需要石油為原料,石油成為爭購的對象。不過,如果說,世界對石油的需求,二年之間,忽然增加了三倍,誰也不會相信。而且石油的需求彈性很有限,不能無限量貯存,為甚麼忽然暴漲?這是說,石油雖飢不能食,但無妨“炒油”;既有利可圖,金融機構就趨之若鶩。

  還有其他因素:侵伊之戰,把美國打得負債累累,經濟衰退,美元實際價值已經跌了許多,失去了定價的意義。本拉登和他的“挨其打”組織,原要把最腐敗,反人權的沙烏地政府,當作整肅的對象;現在美國當政者,以維護這部落的腐敗“王室”為職志,對其不民主視而無睹,也不能作不予支持的選擇;他們大可放心了!既不必憂慮美國施壓力,看定了美國作為看家狗,又可踢來作遊戲,全不需買帳。其他所謂阿拉伯友好國家,也莫不作如此觀。

  其實,美國政府應該讓那裏的產油國知道,有預備作現政府更迭後,與新執政者打交道的可能;這不是指向本拉登乞憐,而是知道一些沙漠中的土霸,美國在道德上沒有長期支持他們的可能。如果他們失去控制,工業國家來結集義師,來一次類似當年科威特的行動,也是不錯。當然,科威特的統治者也是腐敗分子,當年趕出入侵的伊拉克軍之後,安置民主政府代替,是更適當的舉措。

  總括說來,無論是政府或個人,失去了道德尊嚴,無信無義,必然招致危機到來。“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一四:34)仍然是不易的真理。

  我們更應該注意的,是另一種能源危機:教會的“能源危機”。

  基蘇圖謨(John Chrysostom,c.347-407)極善於講解聖經,有“金口約翰”的美譽。他主張刻苦的修道院規律,嚴厲斥責當世教牧的奢侈放蕩生活,品德的敗壞。有一次,他訪問羅馬,見到教廷的豪華。當時的教皇英諾森(Innocentius I)得意的向他誇耀其豐富說:“你看,我們現在不必說:‘金銀我都沒有’了!”基蘇圖謨說:“但也不能說:‘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徒三:6)

  顯然的,二人所引用的,是同一處經文,說明同一件事實:教會有了金銀,失去了能力。這是屬靈的能源危機。

  今天的教會,不能像使徒彼得所說:“我所有的”,就是“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人,可以像老底嘉教會,自以為甚麼都有,並不缺少甚麼;人在掌權,聖靈的能力卻不見了。

  從外面看來,教會的組織仍然在發展,並且建造起高大輝煌的教堂,也並不缺少活動;只是沒有復興,沒有影響世界,不能改變文化。因為沒有聖靈的能力,人的生命就無從改變,不能震動黑暗的國度,不能引人進入光明的境界。

  使徒行傳第三章美門的癱子,在那裏成為聖殿景物的一部分,幾乎從聖殿建好就在那裏。他天天被人抬來,放在那裏,等候人救濟。抬癱子的人,組織起來,輪流每天抬癱子,他們以為自己是在服事神。救濟的人,經常記念癱子在那裏,從癱子的位置經過,盡他們施捨的宗教責任,對自己的宗教活動感到滿意,一天不作就心裏不舒服。這樣,對耶路撒冷聖殿有關的人士說,此癱子成為他們的宗教節目,真是“不可一日無此君”。

  癱子仿佛是大觀園門口的石獅子,看慣了“聖殿”裏並不可觀的事,大祭司亞那家族的政治把戲,包括買賣職位,包括把他們宣講的彌賽亞釘了十字架,他也見過賣耶穌的猶大,後悔了,把他不義的工價丟進聖殿。那些宗教人無動於衷,仍然生意照常。

  只是,有一天,他們發現點綴聖殿的癱子不見了!這一驚非同小可。在所羅門的廊下,獲得他們的癱子。但癱子能走了,而且跟彼得在一起。當然,這不是他們所願意見到的事。

  他們聽了彼得的講道:

你們殺了那生命的主,神卻叫祂從死裏復活了。我們都是為這事作見證。我們因信祂的名,祂的名便叫你們所看見,所認識的這人健壯了。正是祂所賜的信心,叫這人在你們眾人面前,全然好了。(徒三:14-16)

  今天,教會所需要的,是這屬靈的能力。

  世界能源危機,和教會能源危機,有其相似的地方。

  政府腐敗,無所作為,導致能源危機;能源危機,造成經濟衰退。

  教會腐敗,罪惡充溢,導致屬靈能源危機;屬靈能源危機,表現於見證無力,失去震撼世界的效果。

  今天,我們必須歸回到十字架下,認罪悔改,接受基督的救恩,領受神所賜的聖靈,恢復有能力的見證,教會復興,傳福音到地極。阿們。

2008年8月3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