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76

人才與器皿

于中旻博士


 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掃羅]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苦難。”(徒九:15-16)

  在畢業考試還未完,學校假期開始之前,“求才”的隊伍,就到各校園去,建立灘頭陣地,向應屆畢業生,提出各級,各式,各樣的應許,希望預先訂購到最好的人才;因為這是與他們機構的前途攸關,都爭捷足先得,名門名校的畢業生,更是被獵取的對象。

  求才自然是好事。但可曾注意到那些被視為“人才”的心理感受?他們感到自己像商品,待價而沽;不能得售固然失望,賤賣了也會後悔。當坐進辦公桌後面的大椅子,卻神氣得要命。孔子自視為美質良玉的人才,在長久“待業”狀態下,雖未減價,卻忙不迭喊:“沽之哉,沽之哉!”

  如果說,耶穌基督的使徒中,有誰可以算為“人才”的話,大概只有保羅[掃羅]可以夠資格。他出身名校,是迦瑪列門下的高材生,是比同輩更長進的人才;但主耶穌沒有向亞拿尼亞說:“注意!我們可得了上好的人才!”。不,主未稱他是人才,而看他為“器皿”!

  你可以說:“那只是說法的不同,何必咬文嚼字,斤斤計較?”

  其實,那不是用字的問題,是用心的問題。

  “人才”是人的才幹,或才能,使他鶴立雞群,出人頭地,爬上梯子的最高層;他縱橫闢闔,功成名就,會沾沾自喜。器皿可不一樣了;器皿沒有自己的意志,沒有自己的雄心,只是作主人合用的器皿,惟獨成就祂的旨意,討祂的喜悅,此外別無所慕,別無所求。

  舊約的摩西,沒有問題是傑出的人才:他“學了埃及人的一切學問,說話行事,都有才能。”(徒七:22)加上他是法老女兒的養子,有皇家的關係;據猶太史家約瑟弗記載,他曾任埃及的陸軍元帥,領兵出征,立下戰功。他本該飛黃騰達,青雲直上,幹一番輝煌事業,甚至有盼望作繼位的法老。也許,這些都有可能。但憑自己的才幹,不可能為主使用。

  神把他送到曠野,四十年作牧養羊群的工作,造就他成為器皿,才可以作民牧,在神的全家盡忠(來三:2),並且預表主耶穌。

  啟蒙運動的理想,是以啟民智。那時的領袖們,以為最大的問題是愚昧和迷信;有了好的教育,就可以解決一切病弊,改善人的品質,點石成金。歷史告訴我們,並非如此:所期望的黃金時代,始終沒有來臨。

  教育誠然重要。我們不能以為愚民政策是為上策,也不能建議崇拜焚書坑儒的秦始皇。可是,教育只能造就素材,不能作成器皿。

  歷來的教會,常有人推崇以利沙的先知學校,為神學教育的蒿矢;不過,稽考舊約紀錄,我們找不到繼承以利亞外衣的再傳領袖,第二代根本就沒出過神所用的屬靈人物,徒然建造了大房子,沒有提摩太出現,以色列的信仰,難免江河日下。

  器皿,是神所揀選,所造就的。

  神指示先知耶利米(耶一八:1-6),祂如同窯匠,用泥土作成陶器,要反復型造,還要經過火窯烈焰的試驗。

  再看使徒保羅對提摩太所說的話:

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0,21)

  以他們二人薪傳的背景,這段論述有特別的意義。

  這裏所說的器皿,像耶利米書所說的,並不是指現代人的複雜精密工具,也不是指樂器,只是指家庭使用的容器。

  器皿的質地有金,銀,木,瓦,正如人的資質不同;不過,質地的差別,並不直接決定主人使用目的的不同,潔淨與不潔的分別。

  據考據古代文化的人說,照當時人生活環境,即使偶有供水設備,也普遍沒有廢水處理系統,對於用水,相當節約。因此,一般家庭常備有兩個分別的貯水器皿:一為淨水,用於飲食,廚房,盥洗等;一為污水,通常是用過的水,還可以貯存,作為其他次要用途。

  這樣,顯然的,清潔與不潔的器皿,必須截然分開。

  使徒保羅讓受書人知道,神的原則也是如此。“大戶人家”,是比論教會。既然都是受主印記,屬主的人,也就是“稱呼主名的人,總要離開不義”(提後二:20)。論到這些器皿,是信主“被神所召的人”,也就是“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不是“可怒預備遭毀滅的器皿”(羅九:22-24)。

  雖然如此,可惜還是不免有人,居心“卑賤”:這不是說,他們沒有財富和地位,而是說,他們“以地上的事為念”,並不思念“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德行...”(腓四:8)。

  用現代的話說,有些人因為價值觀不同,所以以卑賤為尊貴。因此,必須先分辨甚麼是卑賤,甚麼是尊貴。

  祁克果(So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1855)寫過一個饒有意味的故事:有一夜,某百貨公司遭賊侵入。奇怪的,那賊沒有偷走甚麼東西,只是把商品的標籤搬移了。到第二天早晨,開店門營業的時候,可以想見混亂的情形!原來價值昂貴的珠寶,變成了只售幾塊錢;本來是低廉的貨品,成為價值連城。

  這是魔鬼的工作。聖經說:“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魔鬼]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着他們。”(林後四:4)這不是說愚昧的人,也不是沒有學問的人,而是說不信的人。

  保羅說到他的經歷:

只是為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並且得以在祂裏面...乃是有信基督的義。(腓三:7-9)

  這主觀認知的改變,使他覺今是而昨非。使昔日的“人才”,甘被基督造就,成為神用的器皿。如果不是這樣,他可以憑自己的力量,作許多工作,得人的稱讚,但在神那裏,並不算數。願我們倒空自己,作神合用的器皿,成就祂的旨意。阿們。

2008年8月17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