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155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
154牧師、監督及長老(二)
153牧師、監督及長老(一)
152教會按立長老的數目
151長老之職責
150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二)長老作群羊的榜樣
149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一)
148合神心意的長執(四)長執對傳道人
147合神心意的長執(三)長執的榜樣
146合神心意的長執(二)長執的配搭
145合神心意的長執(一)長執的資格
144豈可奪取神的物
143新歲勉言
142歲末的省思
141制度與品德
140天國為何不太平
139和平獎與和平樹
138感恩的生活藝術
137英雄與巨怪
136在祂裏面生根建造
136本土神學的創始
135宗教改革的果子
134南丘北犢
133奉獻與委身
132被騙者未必無罪
131神的以利沙在哪裏呢?
130以利亞的心志
129不能不說與趁水打劫
128真誠與內幕
127破產與免債
126愛心援手
125和為貴
124只不過一會員
123歷史的戰爭
122急速發財之鑑
121其誰崩逝
120書同文的英見真知
119盧武鉉的失足
118表現耶穌
117聖經與文字事工
116上泉與下泉
115才跟財跟材的差別
114愛心的另一面
113虐奴不如為奴
112同情與慎言
111新法煉鋼
110赫柏特的十四行詩
109有債無權
108祂不能救自己
107竊鉤與竊國
106在神面前說話
105心與信息
104富足與無求
103儉以養廉
102點燃復興之火
101新始的反思
100盼望在哪裏?
99祝文宣邁向三百
98心裏的人
97信心的腳步
96改變的開始
95生命與使命
94才幹與肯幹
93思想敬虔的奧祕
92簡未必明
91韋伯斯特與語文改革
90彌爾頓四百年誕辰
89是否不可判斷
88有感於神舟
87商品與人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99

祝文宣邁向三百

于中旻


  1976年二月,有位老人家,創辦了一份基督教的小刊物,在美國加州的柏克萊問世,名字是文宣雙月刊。創辦人劉翼凌先生,在創刊號上釋“文宣”的意義,聲明並不高攀與中國儒家“至聖先師文宣王”孔子,只是福音文字宣道。自此以後,許多行業採用“文宣”作為文字宣傳的簡稱;“文宣”雖然傳開了,但解釋不同,並不就是文字宣道的成功。

  二十世紀基督教圈子裏,劉翼凌先生有個榮稱:“中國教會第一枝筆”,記得好像是當年寇世遠監督所贈。這是因為他著作多,寫得好,更是因為他有遠見,知道文宣的重要。

  當然,許多的刊物,都是以文字宣傳,或以文字宣道,那也沒有甚麼特殊的地方。但文宣社和文宣雙月刊的目的,是推廣文字宣道,培育文字宣道的工人;雖則一時不見赫赫之功,沒甚麼眼前歡,可能還被人忽略,並照俗人的說法賠錢,不過,對教會和文化的貢獻,是難以衡量的。

  劉先生憂心當前華人教會的短視,診斷直言,以為患了“半身不遂”。他以“教會這個獨臂英雄”為題,指教會事工缺乏正確的態度,有失平衡,只注意口傳,而忽視文宣。在結語中,他語重心長的說:

醒來吧,起來吧!大夢沉沉的教會啊,不要以為“富麗堂皇”的禮拜堂,可以抵擋敵人的攻勢。磚石築起的圍牆,把福音囚在裏面,為時已夠久了。今日的需要,是把福音帶到工廠,農村,帶到十字街頭去,像衛斯理約翰一樣,帶到礦洞裏去。這是要“文宣”“海宣”雙手並用的,不要以獨臂功夫能博魔鬼的喝采,使你在自滿自憐中陶醉呢!(文宣第6期)

  良藥苦口,忠言逆耳,是自古以來的情形。可惜,這樣擲地有聲的文章,並未引起多大的注意,反而因為說中了某些人的短視病,刺到了山頭主義者的痛處,那“絆腳”的惡者,慫恿人反對,惹起了不快。這並不意外,誠實話並不容易被接受,有遠見的人,常被認為是愚人。那是當年的情形,說來似訴苦,卻是實情。當然,現在情形可能有進步了,基督徒的心地見識可能開闊了,靈命長進了,但這是一段艱辛的道路。

  文宣沒有後台老闆,沒有基金,甚至沒有多少教會支持,誰相信能夠維持久遠?但這憑信心開始的工作,出版已經滿了二百期,並且健步走向第三百!

  創辦文宣社的時候,劉翼凌已經七十三歲高齡,是孔子“獲麟”之年了。他充滿朝氣,寫了一篇文章,“一個老人的異夢”:

漢朝. 韓嬰說:“君子避三端。避武士之鋒端,避辯士之舌端,避文士之筆端。三端之中,筆端最烈,謂其冰霜一語,斧鉞千秋也。”(見韓詩外傳)... 用教會的術語說,舌端是話語職事,筆端是文宣職事。為了傳福音,兩者缺一不可。可惜自七十年代開始以來,這十年中,中國海外教會,只注意口傳,不注意文傳。所謂海宣只是派舌出去;世界之大,華僑之多,差派幾十張嘴到這裏到那裏,畢竟是杯水車薪,難以滿足人的急需。若從多方面動員,相信成果必顯然可見,收穫必越發豐饒。(“舌出去也要筆出去”見文宣第25期)

  劉先生的立意為文,並不是在比較舌傳與筆傳的優劣,或哪個更為有效,更為重要,而是要二者配合互補。許多時候,人只注意贏得爭辯,卻誤了正事,是很可惜的。

  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開始宗教改革的時候,有很多人以為他要步胡司(Jan Hus, 1372-1415)的後塵,被當作異端分子,燒死在火刑柱上。歷史家在研究他們不同結局的時候,發現一個重要差別,就是馬丁路德的出生,比胡司晚了一百多年;在他們二人中間的那段時間裏,谷騰堡(Johannes Gutenberg, 1390-1468)於1450年發明了活字印刷機,在梅恩滋(Mainz)設廠經營。馬丁路德因為改革的主張,被當權者定為非法,不能任意在外公開旅行講道;但他的言論寫成文字,就近在梅恩滋印刷,真理傳播到歐洲各地,喚醒了沉睡中的教會,改變了世界,幾乎推翻了腐敗的羅馬天主教。因此,馬丁路德說:“神給人類的恩賜,除了救恩之外,要數印刷機。”

  可是,還有可笑復可悲的聲音,說:“耶穌沒有作過文字工作!”那真是敵擋者的話,為敵擋而敵擋。這是妙語,更近於荒唐。他說那話的時候,自己正用着耶穌不曾用的華貴汽車,在享受以耶穌名義建造的堂皇建築裏,有各樣電子設備,豈不都是耶穌前未之使用的?耶穌並不曾要我們退返洪荒;祂說:“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裏去。”(約一四:12)

  看,主對我們何等大的期盼!何等大的應許!真是任重道遠。我們哪能短視淺見,哪可因循苟且!

  使徒保羅所表明的心志,也該是我們今天的心志,“要把神的道理傳得全備。”(西一:25)因此“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西一:28)既然如此,我們會想到,要達到“各人”,必須兼採並用各種渠道,所以“諸般智慧”不是單行道,包括口傳,也包括文宣,可以使用電子媒介,或任何更新穎,更有效的工具,總要忠心作成主交託的使命。

  今天,大眾傳播更為進步,印刷媒介日有進步,更美,更快,並且更為廉宜;還加上了電子傳播。不過,這些還是都要使用文字,以達到思想傳通。願我們堅定奉獻的心志,靠賴聖靈的大能,致力文宣事工,作持久及遠的傳播工作,直到主來。阿們。

2009年2月8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