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2

油然起敬

凌風


  一身怪味兒,油漆味,混合著汗臭味,人還未到,已“先味奪人”,遠遠傳來。還有怪臉兒,塗抹著奇異的色彩;衣服上,更是集各種色彩之大成,沾滿全身,有些像後期印象派或野獸派的“藝術”傑作,當然,同樣的保證絕對找不到半點兒美感。──這些人,與所謂“藝壇巨匠”“大師”之類的榮銜高帽子無份,而是普通的油漆匠。

  我對於油漆匠,沒有甚麼好印象,實在說,是“不敬而遠之”唯恐沾潤受惠,平分“秋色”。相信多數人都是這樣。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看油漆的工作,見幾個工人,在那裡對客“揮毫”(毛刷),蘸著油漆,揮灑自如,真是不遜丹青妙手。想來還是“黃毛人”比較公平,油漆的“刷子”,與寫子繪畫的“毛筆”,一律稱 (Brush),這樣一來,搖弄筆桿子的人,自吹自捧慣了的術語,口號,甚麼“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士為四民之首”,都失效了。可惜他們的“平等”,只限於華人,而不上“西人”。Pen仍然與“刷子”不同,使筆為吃飯工具的人,仍然是驕傲的“白領階級”,只是油畫同行。

  油漆匠耐心的工作著,規規矩矩。平心而論,這種以整潔牆壁為業而賺錢的人,比以弄污牆壁為業而賺錢的人,來得高明些。本來是一幢古老的房屋,竟成為明淨嶄新,置身其中,感到心清神爽。油漆匠的功勞,可云不小。

  我忽然感到,內心有些歉疚了!許多有功績,應當被褒獎的人,卻被忽略了。甚至不僅對他們淡漠,不欣賞;更因為著眼點的錯誤,完全給予不同的錯誤估價。

  自以為聰慧的“高明人”,常會不吝批評:“看哪!何等污穢的衣服!”“喏!你的錯誤真不小,浪費主人的油漆,弄到衣服上;啊!你全不會注意,你的目標錯了,真憑實據俱在,這就是你‘揩油’的罪證!”說話的人抓住把柄了,聲音叫得很響亮,洋洋自得;有些人也對他們的灼見肅然起敬,或許有人盲目附和著:“打倒罪惡的油漆匠,棄絕他!把他丟在地獄裡,然後用我們聖潔像天使一般的手,拿天堂的石頭擲在他頭上!”

  不少熱心熱腸的人,被這種“石頭”打得心傷痛了,他們流著眼淚感歎:“成事艱於蟻轉石,向人每類炭投冰。”然後,滿心委屈的放下了刷子,脫下了衣服。

  如果我的觀察不錯,通常是衣服穿得最乾淨,或自以為比較乾淨而指責別人的,是最懶惰,或技術低劣沒有人願意僱用的傢伙。

  我們若不單注視挑剔他身上的油漆,而看他運用油漆的工作效果如何,也許是好的。他的衣服沾了油污,卻使別人得成潔淨美好,這種犧牲是何等偉大,工作又是何等偉大!

  傷心的人,記否?主耶穌那樣的慈愛聖潔完全,卻是被那些人的祖先法利賽人議論:“這個人接待罪人…”千零一個理由挑剔耶穌,不佩服祂,耶穌經常像是“沒有”理由。所以他們吐唾沬在祂臉上,用手掌,用鞭打祂;他們給祂戴的荊棘冠冕,上面的刺是有毒的嫉妒,身上的紫袍,是集合一切恨和指責,厭棄交織。祂傾倒自己的生命,祂那裡面全不含罪質的血流出,漆染紅了粗糙的十字架,卻使多人得潔淨,重生歸義。我們看祂流血的腳蹤,就得了勉勵。

  我也要說:不曉得欣賞油漆匠的工作,就是虧欠,是罪惡了。實在的,他除去了污穢,使這世界變得更好些。

  我願意潔淨,也願意別人潔淨。很多人需要潔淨,我不禁“油然起敬”,從心裡呼喊:“可敬愛的油漆匠,人類需要你!”


2004年8月29日

選自:金燈臺翼報www.ebaomonthly.com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