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47

新年納福

于中旻博士


   在海外,很少華人新年的氣氛。也曾經驗過,“年”在不知不覺中溜走了。“年”字的寫法,看來跟“牛”類似;因此,有可能走去。

   有個說法:年,是古時的一種猛獸,在歲末冬夜,雪蓋大地,獸類覓食困難,就出來吞吃人。能夠免飽獸腹的人,算是一大幸事;所以晨起見面的時候,相與為賀。這就是賀新年的由來。當然,沒有必要去認真推究,這個說法,倒是很有寓意的風格。歲月原來不就是吞噬人生命的嗎?

   新年,是翻開童年記憶舊篋的時候。

   記得:還沒有摸到大門上銅獸頭巨環那麼高,愛看的應節景象,就是老人家在寫春聯。好像是書法家吧!至少在當時覺得是那樣。莊嚴凝神,濡墨揮毫,寫出一個個的大字,從來不用塗改,也不會錯寫,單這已經夠小孩子佩服的了。旁邊還有人替他拉動紅色的條幅,更增加些敬畏。

   春聯之外,還有斗方。最常見的字是“福”。

   為甚麼用紅?紅色,不是血的顏色嗎,為甚麼成為吉利的象徵?

   依禮記“祭統”的解釋:“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謂之備。”簡單說,福的解釋是心想事成,無所缺乏。

   新年的時候,洋人說:“Blessed New Year”(新歲蒙福)。

   “Bless”這字,是從古英文Bledsian來的,源於“被血遮蓋”,血是立約的血,因此,有“分別為聖”,和“蒙福”的意義。

   以色列人在埃及,歷許多代為奴隸。到日期滿足,神召他們從埃及分別出來,歸主為聖,進入應許之地。      
  摩西召了以色列的眾長老來,對他們說:“你們要按著家口取出羊羔,把這逾越節的羊羔宰了。拿一把牛膝草,蘸盆裡的血,打在門楣上,和左右的門框上。你們誰也不可出自己的房門,直到早晨。因為耶和華要巡行,擊殺埃及人,祂看見血在門楣上,和左右的門框上,就必越過那門,不容滅命的進你們的房屋,擊殺你們。這例你們要守著,作為你們和你們子孫,永遠的定例。” (出一二:21-24)  

   有人以為這是中國春聯的濫暢。當然,這是很好的聯想,甚至可算是富於靈感;但以之作為文化源流的根據,還是不夠的,需要考據史實,才可作為定論。

   不過,這給我們想到一項真理。救恩誠然在於個人與其救主的關係,但絕不應該止於個人。以色列人注重家,家族,和社區,正如華人的注重門閭一樣。

   約書亞說:“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二四:15)是堅心信仰的表示,是負責的決定。當以色列人攻取迦南城邑的時候,耶利哥的妓女喇合,因信“和和平平的接待探子,就不與那些不順從的人一同滅亡。”(來一一:31)她不僅自己的救,而是將她“與她父家,並她所有的,都救活了。”(書六:25)因為她想到家人,不願他們滅亡,並且照所約定的,將朱紅色線的記號,繫在她家的窗戶上。(書二:17-19)

   神吩咐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後,要以神的話教訓全家:

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的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申六:3-9)

   這是在現代人使用標語宣傳許多年之前,聖經就教導文字宣道。據我所知,似是人類文化中,以文字教育公眾的最早紀錄,比中國的春聯,至少早了二千年。中國寫在家門,里門的聯語,不就是這樣的用意嗎?
  
   中國的春聯,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

   有個傳說:書聖王羲之,曾寫過一副聯語:
  
   春風春雨春色
   新年新歲新景
  
   這聯語,最好的評語也只能說平平,很難叫人相信右軍會肯寫這樣聯語,而不會使他自己的臉同紅紙比紅。

   比較可靠的說法,是後蜀主孟昶(964年)首創寫春聯代替桃符:
  
   新年納餘慶
   佳節號長春
  
   本來應節的文字,先天受到限制,很不容易有傑出的作品。同時,一個作品的創新,總會欠缺光輝。最普遍流行的春聯,可能是:
  
   一元復始
   萬象更新
  
   當然這沒有甚麼不妥,但聯語最好能具有適合於那家人的特色,不是一模鑄作的成品。隨時間發展,楹聯進步得很快,有的文采燦然,叫人欣賞不已;更有的為自娛,最好的是勵志,或勉旃後人。

   華人傳統辟邪鎮惡的桃符,想來效果不會理想,孟昶覺得用文字更實效,就代以春聯。神藉摩西曉諭以色列人,用羔羊的血,塗在門楣和門框上,可以救家人免被滅命的使者所滅,成了得救的記號。春聯統用紅色,叫我們想起,按照舊約律法的規定,聖物要用血潔淨,“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來九:22)但新約的羔羊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獻上自己為祭,使我們藉祂的寶血,得蒙救贖(彼前一:19),罪過得以赦免,成為神家的人。

   聖徒不僅要把神的話記在心裡,還應該寫在門上,懸在家裡,使家裡的人得到警教勉勵,行在主的道中,蒙永生的至福。阿們。

2008年1月13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