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65

及早醒起

于中旻博士


  有個通行英語的國家,幾年前的某一天,進行人口普查,來到一個家庭。調查員問在家的小女兒,你爸爸作甚麼職業?回答:“Minister!”調查員嚇了一跳,改容相向,前倨後恭。原因是女孩子講爸爸作傳道人,並無不實;而對方卻解釋為“部長”:二者同為Minister。

  大韓民國新任李大統領,登位以來,力求改革,也展現他的新猷。其中之一,是把內閣會議的時間表,訂在清晨七時三十分!他說,部長是人民的僕人,哪有主人早起,僕人卻高臥晏起的道理?

  Minister是源自“Mini”大家都知道是“小”的意思,是“服事”或“服務”;本該直譯“小人”,現在卻自以為大人物,托大偷懶,以為是“成功”者的權利,忘了本源,造成服務態度的錯誤。

  李大統領的政績,還有待歷史寫下,不過,勤政早起,的確是作官人的好習慣。不必說,人民付出高薪,要認定值得。每天懶惰浪費時間,是不忠心,是偷人民的錢。

  這原則也適用於傳道人。

  傳道人沒有老闆,教會的領袖們對“愛心”觀念錯誤,不好意思督責過嚴。近年來,特別是獨立教會機構的傳道人,生活紀律散漫,常為人所詬病。機構負責人,領鉅額薪金,享受奢侈,財務上不負責任,叫好多人失望,也使不少人因之跌倒。其普遍現象,是偷懶,不肯早起。據調查:傳道人沒有正常的靈修生活,很少有正常的工作表現,也不少見。

  在教會歷史上,忠心為主成就大事的傳道人,都是力行早起,注重靈修的人。這是信仰的根。這表明對主的愛。

  今天的教會,不冷不熱的哼“三一頌”,幾乎難以想像,那原是欽恩主教(Bishop Thomas Ken,1637-1711)寫為他溫徹斯特神學院學生晨禱的詩歌,首節是這樣的:

我的靈魂,與太陽同醒起,
盡你每日應盡的天職:
搖落懶散,並興起歡喜
獻上你清晨的祭。
副歌
讚美真神萬福之源,
全地萬物都當頌讚;
天上萬軍頌讚主名,
讚美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可惜,今天的聖詩集,只剩下原來的副歌,或許是教會不再早起的原因;教會,也失去了早起晨禱的屬靈操練。

  但沉睡的教會中,還有儆醒忠心的守望者。

  有一位傳道人說:“這麼多靈魂的責任,負在我肩上,我能夠不勤奮努力嗎?”

  有的傳道人,以為若不與賺錢的商人一樣夙興夜寐,是對主不忠心。他說:“我以為如果不能比蜜蜂和雀鳥起得更早,就是非常可恥的。”

  這樣的思想,表明其有奉獻精神。以晨起的早晚,決定聖徒靈命的高低,是相當可靠的準衡。

  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到世上來,工作的時間只不過三年多,栖栖皇皇,傳道救人,生活節目忙得不得了,有時甚至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白天奔走,夜晚遲睡,而且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艱苦又睡眠不好。但“天未亮的時候,耶穌起來,到曠野地方去,在那裡禱告。”(可一:35)由此可見主多麼注重與天父的交通,當作是每天首要的事。這樣,祂與父神的關係密切相連,才有能力,才會成功。

  聖經中一貫的注重早起。舊約箴言書中,多次警誡懶惰的危險,教訓人留心:“再睡片時,打盹片時,抱著手躺臥片時,你的貧窮就必如強盜速來;你的缺乏仿佛拿兵器的人來到。”(箴二四:33,34)這時多麼使人驚心的話!當然,不僅是財物的損失,更重要的是屬靈的貧窮。

  一個最使人惋惜的例子,出在合神心意的王大衛身上。聖經記載他生活墮落的起始:“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撒下一一:2)以後,結果是可怕的下坡路。不論甚麼理由,懶誰不起,是失敗的開始。

  江西崇仁縣吳與弼,號康齋,精通程朱理學,為一代大儒。陳獻章(1428-1500)號白沙,仰慕其名,遠道自廣東新會到他門下受教。那時,陳已經二十七歲,學問已頗有成,且入過國子監。吳治學很嚴,要求生活簡樸,內心湛明,並得早起。晨光熹微,康齋已經起來親自用簸箕簸翩A獻章還未起床。康齋大聲說:“如果這樣懶惰,將來怎能夠到得程伊川門下?又怎能到得孟子門下?”獻章感到慚楚A從此益加對老師敬佩,回鄉後,勤奮向學,深思勉行,進步非常快;並且效法康齋,設館課徒。他寫了一首“戒懶歌”,教導學生:

大舜為善雞鳴起 周公一飯凡三止
仲尼不寢終夜思 聖賢事業勤而已
昔聞鑿壁有匡衡 又聞車胤能囊螢
韓愈焚膏孫映雪 未聞懶者留其名
爾懶豈自知 待我詳言之
官懶吏曹欺 將懶士卒離
母懶兒號寒 夫懶妻啼飢
貓懶鼠不走 狗懶賊不疑
細看萬事乾坤內 惟有懶字最為害
眾弟子 聽訓誨 日就月將莫懈怠
舉筆從頭寫一遍 貼在座右為警誡
戒之哉 戒之哉

  懶惰不僅是荒廢時間,使人在學問和事業上不能成功,更糟的是缺乏生活目標的表現。對於聖徒來說,是沒有呼召和使命感的表現。

  人無法延長自己的生命,但可以增進生命的效用,就是要勤奮早起。

  南韓的教會,多少年來就極早醒起禱告。結果,神在韓國教會,作奇妙復興的工作;今天韓國最復興蒙福,有世界最大的教會,得主使用,把福音帶到很多的地方。

  不僅教會如此,很慚楚A南韓的政治領袖,也為我們作了榜樣。華人教會,還不應該及早醒起嗎?

2008年6月1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