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48

何為大國?

于中旻博士


  亞伯蘭蒙神呼召,從迦勒底的吾珥出來。神給這七十五歲的老人,奇妙的應許:

“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一二:2)

   想想看,一雙無子的夫婦,前途茫茫,對他們這樣應許,只有神可以作得出來,只有全知全能的神,敢於說,他的子孫要成為大國。

   創造天地的主,豈能不知道地理?到今天為止,無論從任何角度看,以色列也不能稱為“大”國!那地中海岸新月形的一隅,連在所羅門的時代,範圍也甚有限,不僅無法跟泱泱大國的中華相比,就是比起埃及,波斯,巴比倫,也望塵莫及。

   那麼,其大在哪裡?

   構成一個國家的條件,一般說來,要具備人民,領土,主權。

   以色列人感恩的禱告,常說:他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是“一個將亡的亞蘭人”,其地包括今天的敘利亞和伊拉克,幼法拉底河流域,所以當他率家族在應許的迦南地飄流的時候,被稱為希伯來人,意思是從河那邊來的。當然,亞伯拉罕不是以色列人,連以撒也不是;到了以撒的兒子雅各,神給他改名以色列,世界上才有這個人的名字,但還不成國。以色列帶家族下到埃及地寄居,後來成為埃及人的奴僕族,他們沒有土地,也沒有主權,所有都屬於埃及。神藉摩西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飄流四十年;終於約書亞領他們進入迦南地。以後的士師時代,是漫長的領土與主權之爭。最後的士師撒母耳,依民意立掃羅為首位君王。

   從掃羅立國,地圖上有了以色列國這個地理名詞;到了合神心意的大衛,和他兒子所羅門,才發展得富強,頗具規模。可惜,好景不常,他們短短的歷史大約四百年,盡是違逆神,效法外邦的背道紀錄。於是被擄分散到外邦,以色列就此亡國。以後,經神所應許的古列王恩准,到尼希米率領幾萬遺民回到猶大地,但那絕不是回國或復國,是回鄉建城並修殿,是宗教的,民事的恢復。當猶大人的仇敵控告他陰謀“復國”,省長尼希米忙不迭的矢口否認,表白他絕無心叛逆,向波斯王效忠。以後,經波斯而希臘統治,到馬克比時代,才有短暫的獨立。

   進入新約時代,猶大仍然是羅馬統治下的屬地,只有宗教和民事的部分主權,沒有完全主權。當猶太的宗教人說:“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從來沒有作過誰的奴僕。”(約八:33)是瞪著眼睛講瞎話,自欺欺人;而“阿們”的主耶穌,對代表羅馬政權的巡撫彼拉多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一八:34)才是真真實實的。

   到了1948年,“以色列”出現在地圖上。不過,從聖經意義來說,那不是“復國”,因為沒有大衛應許的後裔坐在寶座上。就是現政府也只稱“建國”,不說是復國,理由至為明顯。

   因此,由古至今,從人民來說,以色列的人民,從來沒有成為“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麼多,就是現在,比大衛普查人口的時候,也多不到哪裡去。論領土,就更不用說了,巴比倫,波斯,羅馬,都把猶大當作一省,至今比中國大多數的省,或美國的州,都有不及而無過之。那麼,說主權吧!以色列沒真正征服過甚麼別的國家,主權不能推及千里之外;只有順服上帝,連於上帝,關心別人,愛別人,才有作大國的條件。

   據說:以色列總理貝金(Menachem Begin),曾去白宮訪問美國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愛講笑的列根說:“我桌上有三架電話:白色的電話,通到英國首相柴卓爾夫人;藍色電話,是連接到法國總統密特朗;紅色電話,則通向上帝。不過,我很少用那紅色電話,因為長途電話費用太貴。”貝金回應說:“我也有三架電話:一是對柴卓爾夫人;一是通埃及的總統薩達;一是通向上帝;我經常使用這電話,因為從耶路撒冷往天堂,算是本地電話。”

   顯然的,這是貝金或以色列人造出的故事,表明貝金有多麼伶俐。不過,他們二人的對話,說的是真情實話。列根的確跟上帝很遠,他不上教堂禮拜,行動要憑他的妻子看星以定吉凶。美國得上帝賜福,有物質的豐富,可惜,卻發明各樣背道的方法,好像在試探上帝容忍的程度,一直不肯回轉。貝金以為耶路撒冷距上帝近,確實應該是那樣,但實際上可不是那回事;他們傳統的違背上帝。耶路撒冷在舊約被上帝指責為罪惡之城,耶穌在世的時候,為耶路撒冷哀歎: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看哪!你們的家成為荒場留給你們...從今以後,你們不得再見我,直等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太二三:37-39)

   今天如果要說,要論最蒙上帝賜福的“大國”,如果教會還有屬靈標準的話,該數韓國。這話怎講呢?因為韓國不僅基督徒多,教會增長迅速,宣教士數目,也迅將與美國並駕齊驅,甚或超越美國;而他們的國土,雖然比以色列大不了多少,論人口,卻僅有美國的七分之一左右,還不到中國的二十分之一!這表明他們有聖靈的同在,他們的愛心廣大,也表明他們關心其他許多沒有得救的人,他們要使多國多人因他們蒙福。這才是真正的“大國”呀!

   反觀以色列國,到今天還沒有接受“奉主名來的”彌賽亞為主,雖然沒有迫害殺死,用石頭打死基督教宣教士,那不過看在強國,特別是仰賴幫助保護他們的美國,投鼠忌器,不敢過分放肆;但他們的政府總是不忘為難基督徒,也歧視巴勒斯坦人,侵犯人權。當地基督徒中,巴勒斯坦人遠比猶太人多;幾年前,有美國宣教機構,要在當地設立電視台,受到當權者的多方阻難,以至不得不轉向鄰近的巴勒斯坦政府申請,卻得到迅速批准!看看這樣版本的以色列,哪有甚麼“大國”風度?

   所以,今天的以色列政府,與神所應許的“大國”無關。教會是新約的真以色列人,教會不要只為自己打算,斤斤計較,鼠肚雞腸,儘畫小圈子;應該由基督掌權,坐在寶座上,因愛廣而疆土廣,征服人心,負起使多國多人蒙福的責任,成為偉大的國,直到基督再臨。阿們。

2008年1月20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