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155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
154牧師、監督及長老(二)
153牧師、監督及長老(一)
152教會按立長老的數目
151長老之職責
150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二)長老作群羊的榜樣
149新約教會長老之資格(一)
148合神心意的長執(四)長執對傳道人
147合神心意的長執(三)長執的榜樣
146合神心意的長執(二)長執的配搭
145合神心意的長執(一)長執的資格
144豈可奪取神的物
143新歲勉言
142歲末的省思
141制度與品德
140天國為何不太平
139和平獎與和平樹
138感恩的生活藝術
137英雄與巨怪
136在祂裏面生根建造
136本土神學的創始
135宗教改革的果子
134南丘北犢
133奉獻與委身
132被騙者未必無罪
131神的以利沙在哪裏呢?
130以利亞的心志
129不能不說與趁水打劫
128真誠與內幕
127破產與免債
126愛心援手
125和為貴
124只不過一會員
123歷史的戰爭
122急速發財之鑑
121其誰崩逝
120書同文的英見真知
119盧武鉉的失足
118表現耶穌
117聖經與文字事工
116上泉與下泉
115才跟財跟材的差別
114愛心的另一面
113虐奴不如為奴
112同情與慎言
111新法煉鋼
110赫柏特的十四行詩
109有債無權
108祂不能救自己
107竊鉤與竊國
106在神面前說話
105心與信息
104富足與無求
103儉以養廉
102點燃復興之火
101新始的反思
100盼望在哪裏?
99祝文宣邁向三百
98心裏的人
97信心的腳步
96改變的開始
95生命與使命
94才幹與肯幹
93思想敬虔的奧祕
92簡未必明
91韋伯斯特與語文改革
90彌爾頓四百年誕辰
89是否不可判斷
88有感於神舟
87商品與人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113

虐奴不如為奴

于中旻


  香港有個新聞作家,公然稱菲律賓是“奴僕的國家”。如果出於粗人鄙夫,也許可以曲加原諒;作為新聞從業員,如此的口不擇言,筆不擇文,最保留的說,也是沒有修養的表現。對個人不尊敬,已經夠壞了;對一個國家,更是太差勁了!

  年紀稍長的人,應該清楚記得:約在一甲子之前,舊國民政府覆亡,逃難到台灣苟存,朝不保夕,受盡國際上的輕視羞辱;客居的華人,本來稱為“華僑”,是財富的同義字,頓時成為無父母的孤兒。那時,菲律賓的政客們,對這些失巢無勢的群眾,缺乏憐恤同情,反而落井下石,極排擠之能事:推行各種“菲化法案”,由零售業開始,只准菲籍公民經營。一時那地區的華人,徬徨失措,求入籍保住生意,而不可得。因為那是盛行種族歧視的時代,在菲華僑如此遭遇,並不是鮮見的孤例。有些東南亞國家,對淡漠政治的華人排擠,不准使用“華僑”的名詞,只有“華人”是可以接納的。

  曾幾何時,中國強盛了,有威有力;海峽對岸的難民群,乘勢及時,也發了財,列名亞洲“四小龍”之一。華人近兩個世紀來,第一次嘗到有財有勢的滋味,忘記了當年寄人籬下的情況,轉而稱昔日的主人,為“奴僕”,豈不是太淺薄,太不夠厚道?

  當然,虐待任何人是錯誤的,無論是行動或言語;而虐待被壓迫,需要幫助的人,更上可恥的。

  以色列曾經是“奴僕國家”,有四個世紀之久,在埃及為奴,聖經並不諱言。神一再闡明:“你在埃及地作過奴僕...”(申五:15)為了這個原因,應該能夠體念奴僕的困苦。神多次吩咐以色列人,當善待奴僕和寄居的,給他們合理的待遇,甚至關心他們安息的權利。不僅如此,如果遇到不良善公義的主人,以至奴僕受不了而逃走,也有規定保護。

若有奴僕脫離了主人的手,逃到你那裏,你不可將他交付他的主人。他必在你那裏,與你同住,在你的城邑中,要由他選擇一個所喜悅的地方居住;你不可欺負他。(申二三:15,16)

  在三千多年前,城邦之間戰爭頻仍,得勝者對失敗者人口,可任意擄掠;對他們的財產,任意侵奪,視為當然的事。而神的律法中,有這樣的關顧,把奴僕當人看待,“由他選擇”,“不可欺負”,是人權的先聲。當然,歷史紀錄顯明,奴隸的後裔以色列人,並不尊重這些原則,甚至覆亡將臨,毀滅的結局不可避免的時候,仍然違背神的旨意,不肯照律法給奴僕自由(耶三四:8-22)。

  中國曾以出口勞工着名。當年在美國,修築橫越大陸鐵路的,是苦幹的華工。在上世紀前,美國曾有“排華法案”;到現在,良知覺醒,對於勞苦功高的華工,致以感謝,並贏得尊敬。

  回想當年華工如何勞苦謀生,受歧視,輕視,遭欺壓,排擠,有多少辛酸血淚!今天的華人資本家,企業家,上推三代,很多是窮苦的勞工,穿着短褲,手拿一條竹竿,到海外打天下。才幾時,這些人的後代,讀了幾年書,穿上了洋裝,混得三餐飽,就譏笑菲律賓人,是多可鄙的嘴臉!

  何況今天在世界各地,仍然有中國同胞,在那裏流汗,作別人不願意作的工作,有句不好聽的話,是“幹牛馬的苦活,吃豬狗的食物”,有的還要更苦!勞動並不可恥,輕視凌虐奴僕,才是可恥的,邪惡的。

  當年CNN的創辦人坦納(Ted Turner),還主持那龐大的新聞機構,任何工作人員,如果使用“外國人”(Foreigner)這語詞,就要罰款一百美元。那麼,用甚麼字代替呢?他規定改用“國際”(International)。這是改正壞習慣的有效方法;進一步可以改正錯誤的觀念。是否真正能夠代替?是否今天仍然推行,那就要查考才知道。

  為了顧念不傷害別人的感情,“外國人”尚且用不得,更何況故意語含輕蔑,出口傷人?

  “外勞”這名詞,還是虧得華人想出來的。

  坦白說,世界上難得找到任何國家,善待外來的勞工。因為單“外”的區分,就心理上劃地為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Xenophobia不管你多麼努力否認,是普遍存在的事實。

  羅馬帝國雖然存在着奴隸制度,但根據歷史記載,他們比較缺乏種族的歧視,似乎足以叫現代人羞愧。雖然,說來奴隸是主人的財產,是活的工具,但實際上他們可以作管家,作孩子的師傅,受到相當的尊敬,可以有自己的財產;有的得脫奴籍,而獲得國籍後,還可以任公職,並作到最高級的職位,與生來有公民身分的,並無差別。

  工業革命,使英國由區區島國,躍登世界最強的地位,但那是多少勞工痛苦眼淚和血汗的成果,奴隸的辛勞,更是無名無紀錄。

  美國不名譽的奴役制度,存在得比英國更久。奇怪嗎?一個為了爭取自由而建立的國家,特別是以熱衷宗教知名,竟然同樣以虐奴而有惡名。當時有道,有理,有良知的傳道人,首先警告白主人們,強迫奴役不付工價,凌虐苦待,血債必須血還。林肯總統,也有同樣的覺知,同樣的言論。到後來,果然付出內戰的慘重犧牲,作為虐待奴僕的代價。還是在一百年後,經過世界大戰,經過有色人種的爭取,經過立法,為了選舉的利害衡量,才不得不逐漸成為事實;人內心如何的不情願,最好不必究問。

  美國沒有“外勞”這個難聽名詞,稱之為“客工”(Guest Labor)。

  基本上有甚麼不同?是否好得多呢?當然聽來好聽,但受者未必就好過,何況作工的人,並不在乎推敲名詞。雖然,政客們忙於立法,法上加法,律上加律,但那些法律的實際效力,比其印刷紙張的價值,高不了多少,不人道的對待勞工,在黑暗的角落裏,仍然存在着。

  現代沒有奴隸的制度,但不乏實質上的奴隸。單以華人勞工來說,在紐約的縫衣廠,或其他地下工廠裏,在飯店餐館裏,打“黑工”的人,有的更是經由不正當的途徑,由黑道人士走私運送進口;然後,在一定時間內,由他們控制,任他們宰割,電視新聞上屢見有報導,仿佛是美國當年的“任典奴僕”(Indenture Servant)。那時,在十七至十九世紀,很多愛爾蘭人,通常由莊園主付到美洲的旅費,訂定契約為僕人六年,才得以自由。據說:現代的華人“黑工”,服務期間可能短些,但工作情形,則更為可憐。有的被進口黑工,不照約付費,則遭受身體凌虐,毒打,用燃着的香煙灼燒,都屢見不鮮。

  經由非正道入境是錯誤的,但凌虐奴工,則更為可恥。美國主張人道的消費者,和有的商業,已杯葛凌虐工人生產的商品,雖然有實施上的困難,也初不易見其效果,但立意是正確的。至於從事工商業的基督徒,自然應該表現神的愛,不參與任何虐待人的行動;也要作世上的光,表明神生命的道,照亮黑暗。當小的光點,匯成巨大的光,以至成為火炬,這世界的路,就可以成為較平坦可行。阿們。

2009年5月17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