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66

飯碗爭奪戰

于中旻博士


  東南亞國家共同組織,稱為“亞細安”(ASEAN),有個特別徽識:一束稻子;原因是這幾個國家的人民,大部分以稻米為主食。

  米,是餐桌上的主要食品,一般家庭每年消耗量甚多;所以說到“飯碗”,大家都能領會是職業或生活的供應。米,也是輔助食品或飲品的原料,且有些成為工業原料。

  這幾個月來,米的價格暴漲,引起了這地區的特別關注,其他物價以食用油領先,也隨之上漲,引起了當政者適度的恐慌。

  聯合國對於米價的狂漲,也極為著意。因為有些地區,人民生活困苦,是以米為主食,有米裝滿肚子,即無他求。所以米是主要救濟物資。一旦米價暴漲,救濟資金能夠買到的東西,實際就減縮了,成為嚴重的問題,許多難民能不能活命,可能導致政治局勢不穩定。

  米價出了問題嗎?確實如此。因為在年內米價就漲了一倍,二十一世紀開始只七年多,漲價五倍。產區稻米的減產,就算加上歉收,總不會達到那麼高的比例。

  時間似乎是巧合,近年來石油價格的飆漲,也像是脫韁之馬,騰躍千里。上個世紀末,原油價格還只不過三十美元;近來就報價近一百二十美元,漲的太有些離譜。

  米,作為基本食物,是需要彈性很低的,米價便宜,人不會忽然食量增加許多倍;因為食物對身體雖然有效用,但人貪吃總有個限度,一旦超過邊際,就產生反效用,脹得叫你受不了。不過,人的貪心,是沒有限量的,數字的增加,對人有誘惑力。

  實在說來,抬高糧價,最大的禍源是人為因素。

  貪婪,使有些人不顧別人死活,乘機拼命撈錢,越多越好。不過,對於消費者來說,束緊腰帶,只是一時不得已之計,束得不能太緊,時間不能太長,否則人民就活不下去了。如果經營糧食的人,忘記了還有仁慈那回事,就非出人命不可了。

  聖經很注重仁慈的原則。舊約律法記著說:“不可拿人的全盤磨石作當頭,因為這是拿人的命作當頭。”(申二四:6)這顯明神的慈愛。古時的石磨,是日出磨糧食的工具,與民生有關。神特別吩咐祂的子民,借貸給人的時候,如果需要抵押,總不可把人家的磨也拿去,使他無以維生。當然,如果把人擠到無糧食可磨,可吃,是多麼不可思議的殘忍!

  當然,作各樣生意,都是想賺錢,包括商品低買高賣在內;但操縱糧價,囤積居奇,是把人的生命當賭注,不顧人民死活,太不應該了。

  吃飯是人生基本的需要,中國有“民以食為天”的說法,是說吃飯太重要了。沒有飯吃,像天塌下來一樣。或說,吃不上飯,就沒法活,就算天塌下來,也沒人管。歷史上所有的造反運動,都是發生在饑荒老百姓吃不上飯,為了飯碗,不得不鋌而走險。

  雖然聯合國憲章,明文規定,“不虞缺乏之自由”,但那麼多人吃不上飯的時候,提倡“人權”的國家,表示關心,只表面顯示關心,實際行動還該有增加許多的餘地。世界上強國的領袖,個人生在富裕的家庭,託父祖之蔭庇,從來不知道餓肚子的味道,只撥點錢賑災,就算作事如春風了無痕。

  看,把糧價提高到人民買不起,他們還有甚麼不能作得出來?

  根據新聞報導:非洲國家,就有的發生缺糧暴動,當政者照例動用安全部隊鎮壓,造成多人死亡。在肇事地區以外的國家作些甚麼?就算立即運到大批糧食,落到獨裁的政府手中,不過是增加了控制老百姓的資本:不聽話,就不給你飯吃!他們早就熟知,控制人的胃,是控制思想最好的辦法。還有的表示,就是再來一次予以譴責的官樣文章。

  另一個問題,是石油漲價。

  石油不僅是作汽車的燃料,也是發電和轉動生產機器的動力,更且有農業的用途,甚至可以作紡織原料,作成衣服穿在身上,更重要的是,可以作肥料,用以增加糧產。用於農業,就不能用於工業。

  可是,現在更多的國家,變成了工業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需要更多的石油。但石油的儲藏和出產量,都是有限制的;而且有煤的地方,就沒有石油。你嫌人家燃燒煤外動力,造成空氣污染,改用石油如何?大家要油,就沒處加油,供求律的自然支配,必會漲價;加以人在刻意操縱,必然大漲。生產糧食,要用肥料,糧食漲價,也該說得過去。這樣說來,合了那句老話:“水漲船高”!

  稻米價格的漲跌,本來不該有這麼大的影響。但交通便捷,地球變得縮小了,地球表面上所有國家和地區,都成了鄰居,有密切的關連,在觀念上,也該有更密切的關連。

  儘管石油用途多,工業化的需求高,產石油國的人,還是要吃飯,或說靠食物維生的。如果他們堅持高價石油政策,何不讓他們吃喝石油?

  沙漠不毛之地,農產品很少,是石油的出產,使他們成為暴發戶,世界上不同地區和不同人種,都去那裡甘心作他們的奴工,服侍他們,從建造房屋,到家庭服務,任他們頤指氣使。堂堂美國的軍隊,成為他們僱傭的看門狗,保護幾個酋長家族的安全。宣講“民主”的領袖們,到了最不民主,最缺乏自由的地方,同那些小獨裁者坐在一起,該是宣講的大好時機;但民主掮客的政客們,只有奉承乞憐的份兒;他們脅奸諂笑,大拍露牙齒的照片,嘴巴忙不過來,沒時間講正直的話,沒時間為人民講話。

  聖經說得很明白:“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申八:3 太四:4)不是單靠食物,說明還是需要食物,只是不可以為胃口所支配;更重要的,是信靠神口中的言語。人,不可因口腹需要,就忘記神的話,噤口不言。政客們哪有餘剩的時間,作人民的聲音?這與古今的假先知同出一轍。不過,他們儘有時間和精力,說假話。

  另一個“米戰爭”(Rice’s War),是美國國務卿米康(Condie Rice)挑起的侵略戰。布殊總統說,此女是他的“母親”。實際上,米康比布殊還小上幾歲。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雜誌給米康一個雅號,稱她為“Princess of War”。此人聰明狡獺A只是譎而不正,缺乏道德觀念,而像布殊一樣,沒有實際經驗和遠見,熱心作戰爭販子,推銷武器,惟求擴張,把侵伊拉克戰爭弄成美國之癌。

  主耶穌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糧;人若吃這糧,就必永遠活著。”(約六:51)這表明曠野的嗎哪,不如永生的食物重要;但不是說肉身的糧不重要。不要忘記:主耶穌在加利利海邊說這話,是先以五餅二魚供應五千人吃飽(約六:1-14)。得飽肉身的糧,能夠保持生命繼續,才可領受生命的糧。

  說來說去,老百姓的生命,還是控制在政客民的手裡。惟願此等人的良心還有一絲餘光,顧人民的死活,不要讓“米戰”久懸不決,讓老百姓活下去。

2008年6月8日

選自:金燈臺《週中信息》

[返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