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簡介 牧者家書 牧者薦讀 信息重溫 聯絡 幼稚園  青少年中心 主頁

86民主與無主
85金融危機怎麼辦?
84語文的重要
83柏格理:模楷長留山巒間
82神的天平
81道德是否還有價值
80只是你不可以
79巨人的覺醒
78其爭也君子
77時代先知靜默了
76人才與器皿
75奧林匹克運動會有感
74另一能源危機
73豈止匹夫有責
72自潔或自義
71風雨過後現長虹
70蒙福之國
69異族通婚的再思
68邪教與多妻邪風
67基要派的前景
66飯碗爭奪戰
65及早醒起
64從艾可思看黑人的歷程
63真或假的信仰
62才慧與品德
61美金為何失光
60文宣興邦與喪邦
59孤獨老人的悲哀
58近代靈恩運動綜析
57與眾不同
56環境誰保?
55美國選戰壁上觀
54宗教干政的問題
53離經焉得不叛道
52信神的問題
51校園無神的結果
50達爾文陰魂不散
49僕人的畫像
48何為大國?
47新年納福
46祝福:和平與繁榮
45烏克蘭急切需要你
44天人樂歌 懼怕甚麼?
9感恩節的反思
8神要我們咬文嚼字
7網上翼報有感
6世界第一家
5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4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二)
3狄考文與中國的哈佛大學(一)
2油然起敬
1奧林匹克
 牧者薦讀 6

世界第一家

于中旻


  美國沒有皇帝,既然大家都是人民,總統的家庭也自然就成為“第一家庭”。不過,這不是說,各方面都是第一;有時還跟理想相差頗遠。

   如果說“第一家”是個牧師的家庭,大概還少人聽說過。

  至於說“世界第一家”,許多人會茫然不知所對。

  離開牧會工作已經十七年了,退休放下中國信徒佈道會的總幹事,又是好幾年;已經是孔子獲麟之年,七十三歲高齡的鄭果牧師,又再任牧師。牧師就是牧師。自然不應該掛名遙領。老牧師再牧會並不希奇;牧師到老不牧會,才是希奇。但希奇的是,鄭牧師如何能夠去山景城(Mountain View)牧會?他家居帕城(Petaluma),到山景城路途迢遙近百哩。老人家就是在年輕時候,也並不是聖經中捷足善跑的亞撒黑。何況就算他是先知以利亞,也不是多次由北國以色列,多次作往返何烈山的長跑。那麼,鄭牧師如何每週去到那裏按時分糧?

  有一次,跟鄭牧師一起坐下來,問起了這個問題。

  鄭牧師說:“你知道,我不會駕汽車,也沒有汽車。十年前,我們全家沒有一部車,現在我們一家有二十五部車;五名兒女結婚後成為十人,他們在中國都生了孩子,這些孫子孫女都在美國讀大學,各都有車,也都能開車。這樣,問題來了:不是沒有車的問題,而是車太多的問題。他們都爭著駕車接送我們老人家。因此,我排定名單,每週一人接,一人送,並且首選兒女五人作首批司機。”

  鄭牧師說來那麼平淡,沒有炫誇“發達福音”的意思。這個我知道。我也知道,他的車隊並不是全新的RR。但我卻覺得,這個故事極不平凡。實在的,我立即意識到是“世界第一家”。(“世”的意思是世代相續,“界”的意思是上下四方;合起來是是說古今的存在。)這樣的說法,是否太誇大了些?

  完全不是!我相信過去不曾有過,因為過去歷史中找不到汽車;現在汽車自然是有了,更大的車隊也多的是,但沒有一家肯如此使用汽車,更何況要有人,有車,有心,才可以作得到;因此,就所知,現在也沒有別家。更重要的,這不是說物質的豐富;而是說,鄭家全家信主,以服事他們的父親祖父為事奉神,在主的愛裏孝敬長輩,在現今的工商業社會極之難能可貴,稱之為“第一家”並無過譽不實。當然,我很希望看到第二家,第三家。

  這是多麼榮耀主的見證!如果有人妄指基督教不顧倫理,希望他能指出更好的典型模楷。

神叫孤獨的有家

  初見鄭牧師,是在二十多年前,在新加坡。那時,他是菲律賓靈惠堂的主任牧師,是華人教會的“差傳先生”。他是孤身一人在那裏工作。

  二十世紀的中葉,是中國歷史上的大動亂時代。受到最嚴重摧折的是家庭維繫。一家人星散,難民難軍逃到海外的,會方便的說得到“神的啟示”,妻子已死亡,重行婚娶,不幸的是後來發現妻子仍然活著;留在國內的,經過了肅,反,和運動,連番折磨,有的被強迫離婚,跟丈夫“劃清界線”,真是各種亂世怪現狀都有。

  生逢其時的鄭果,在1949年去福州讀神學院。那時,他年近三十,已經結婚並生兒育女了。到了1951年,申請出國到香港繼續讀神學;其餘的家人,未得到批准離國。

  一個人,只有一元港幣,鄭果進入了香港。但他有天上的父供應看顧。

  1954年,神學院畢業了。鄭牧師被留在母院教書,並受邀在各教會講道。1959年,應聘到菲律賓牧會。鄭牧師說:

  我想,若是妻子能來菲與我同工,那是何等美好;我便為此向主禱告,求主成全。主藉聖經給我話語:“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 (詩篇第六十八篇6節)當時有人問我:“你有沒有把握申請家人出來?”我便在講道或與人交談時都大膽的說:“神必定帶領我的家人出來,與我團聚。”

異床同夢三十年

  信心,希望,總要經過考驗,經歷了多少的艱苦,嘗受了多少的悲傷。三十年,真是一條漫長的路。

  1980年元月三十日,鄭夫人在香港機場,投入了等候已久的丈夫懷中。等候,等候,多久的等候呀!是神的恩典,使他們有這重逢的喜樂。

  這只是先嘗初熟的果子。以後陸續的有更多的家人出來。

  鄭果在離國時,留下的是妻子和五個稚齡的兒女;兒女仍然是五個,幸喜沒有減少,當然,如果加多了也不好。兒女也都生兒育女。1980年開始移來,到1984年,來美的大家庭,共是二十七人!(一名傳道人收入有限,只能分批申請;先來的到達後 安頓就業,再申請第二批,現在俱各就業就學。)

  1983年,我們訪墨西哥歸來,經過加州,承鄭牧師約往府上午餐,見到了鄭夫人,他們有的兒孫還暫時住在“祖宅”。據鄭牧師說,一度曾是一枝一室,三房住在那裡。

  信實的神果然使孤獨的有家了。不但有家,而是如此興盛的家,蒙福的家。

被囚的出來享福

  留在中國大陸,擔當師母任務。在過去的年代,並不是值得羡慕的工作,甚至是最艱辛的工作,但卻是最重要,最有價值的工作。

  不明不白的給扣上了“美國特務”的帽子,證據呢?講證據就太落伍了,“牧師”的名銜就是罪證,家屬需要間接背十字架,受相當嚴厲的迫害。他們曾被下放到農村耕田(是以人代畜力的耕田);在“文革”十年動亂中,更是遭受苦難:鄭師母及長子,次子,都被鬥爭過,被毆打,有的還曾被監禁。雖然,舊的創傷有時候還會疼痛,還有記憶的創痕。但是,感謝主的恩典,他們都出來了,長大了。

  他們全家都出來了。是從無神論中出來,接受了基督;是從謊言文化中出來,進入了真理。本來被迫分散的家庭,不是適合兒女成長的環境。但那位作缺席家長的父親,天天為子孫提名禱告;作母親的則在艱難之中,用各種方法,把主耶穌介紹給他們,使他們聽受生命之道的種子。所以來美國之後,渠成水到,兒孫們分別在三個教會受水禮歸於基督,並皆參與教會事奉。“出來享福”,在物質意義上說,也許還彀不上大安福尊榮的水平;但他們得到了永生的福分,也照神應許祂僕人亞伯拉罕後裔的話,使別人得福。

  這一家的故事,似乎是大時代洪流中的一個小泡沫,在歷史紀錄中,能讀得到這故事的機會不大。但歷史中有過這樣的故事嗎?這是得勝的紀錄,在天上會被記念,比名將的征戰更可夸耀。也許,看來這不過是他們各照自己的本分,作平常該作的事;這正是“倫”“常”的意義啊!現在,不正常的事太多了,正常的人和事才更顯得寶貴。這是我所知道的世界第一家,絕不希望這是唯一的一家。盼望讀者效法這蒙福的典範。

  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記念。你們…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四:8,9)

(1993年)
補記:
  又過了十年。昨天跟鄭牧師談話,他們四代的家庭,人口已經增加到四十八人,包括結婚和新生的;去年一年內,就添丁四人,因為歲值申猴,祖父說是增加了四隻猴子。汽車呢?現在共擁有三十五部。我說:如果都買新車,編號CHENG字 1至35,該是多麼好的見證!(誰樂助其成?)

2004年10月24日

選自:金燈臺翼報www.ebaomonthly.com

[返回頁頂]